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

「我塗鴉,所以我存在」

西門町的街頭塗鴉


「我思,故我在」,哲學家笛卡兒認為思考是唯一確定的存在;「我塗鴉,所以我存在」,塗鴉人認為塗鴉是種記號,象徵著我來過,我存在於這個城市。

塗鴉在人類的歷史上已經存在了幾十萬年,最早的「塗鴉」可追溯至史前時期人們留在洞穴上的壁畫。近代意義的塗鴉,則是從20世紀起,尤其是1960年後的嘻哈文化,更是賦予了「街頭塗鴉」全新的定義。

從未想過要以「塗鴉」做為節目的主題,在好友的引介下,造訪了藝青會位於西門町電影公園的據點,還沒進門前就被門口那隻由許多噴漆罐組成、高達兩公尺的孔龍所震撼。在瞭解塗鴉的歷史以及街頭藝術家傅星翰的故事後,當下決定以「塗鴉」為題,邀訪藝青會創辦人鄭子靖、現任會長馮怡超以及街頭藝術家傅星翰,一起來談談街頭塗鴉藝術對於西門町以及年輕人的影響。



街頭塗鴉是從音樂開始

鄭子靖表示,「街頭塗鴉是從音樂開始」,約莫在1960年代左右,國外有個DJ將車子停在路邊並開始「刷碟」,漸漸地有人跟著唱,接著發展出饒舌歌曲,也有人開始隨著音樂節奏跳舞,也有人拿起噴漆留下姓名或該次活動的LOGO或幫派的名稱等等。從此以後,街舞、塗鴉、饒舌與DJ形成了嘻哈四元素,密不可分。

塗鴉可以是文字,也可以是圖畫。鄭子靖說,街頭塗鴉是種臨場考試,與畫紙創作有很大的不同,因為街頭塗鴉使用的是噴漆,不僅顏色受限,更無法調色,必須利用手感來塗鴉,線條的粗細取決於噴漆的角度與速度。

若未經設施擁有者許可,塗鴉屬於非法的行為。「炸彈客」是塗鴉界對於在非法牆面塗鴉者的稱呼,鄭子靖進一步解釋,非法塗鴉多會遭人檢舉或警方取締,因而必須在35分鐘內完成作品,且在30秒內簽完名閃人,如同被炸彈轟炸過一般迅疾。國外塗鴉人認為,若能在城市中,畫愈多的塗鴉、炸得愈多、簽得名愈多,就是城市的王。

傅星翰則認為,「街頭塗鴉是種態度」。有些人明明有完整的牆面,可以合法地畫,卻偏偏喜歡選擇非法或自認為很酷的地方,留下創作或名字,來證明自己是這個城市的王;但另外還有一群人希望能將街頭塗鴉藝術化,並將其創作理念與背後的故事,灌注在塗鴉創作中,希望能將一般人認知的次文化,引進藝術的殿堂

 


成立藝青會
、重新定義西門町

身為台灣早期塗鴉客的鄭子靖表示,年輕時曾因為看到一面牆很想噴,會在半夜一點左右帶著噴漆去噴,並在凌晨四點前完成,因為那時警察差不多要出來巡邏交通、取締非法。鄭坦承,由於自己屬於過敏體質,年紀漸長後已無法負荷噴漆帶來的刺激,也沒有辦法跑給警察追,再加上國外塗鴉逐漸合法化的潮流,他雖然已不在街頭當「炸彈客」,但一直在思考著如何讓塗鴉合法化。

鄭子靖感慨地說,過去曾有個partnerBOBO,一直很希望能透過塗鴉讓台北的街景變得漂亮,卻因為不是合法塗鴉,常遭到警察及屋主的驅離而心生挫折。子靖為了鼓舞這位夥伴,帶著夥伴來看在其創作塗鴉牆前取景的新郎與新娘,夥伴才相信自己是做了對的事情,重拾塗鴉創作的興趣

「如何在合法塗鴉中,做到非法塗鴉的精神」是子靖推動塗鴉合法化的理念。於是,這群年輕人開始成立藝青會,開始帶著塗鴉客的草稿去拜訪西門町的屋主,提供免費幫其作畫的條件來說服屋主,美國街上的許多創作就是這樣出來的。

他們最高紀錄曾在一個晚上畫了八間店的牆面,也因此打響名號,台北市文化局也開始與藝青會合作辦理活動,最後進駐台北市電影公園,開始辦理國際塗鴉比賽與饒舌、街舞大賽,成功地將人潮導入西門町,也一舉解決了原先電影公園中流浪漢與治安的問題。



因為塗鴉,讓世界看見他

傅星翰是藝青會裡很特別的年輕人,初見面時打趣地自我介紹,「我叫傅星翰,但我不是負心漢,未來若生個兒子,我一定會叫他『傅責任』(負責任)」,從此令人對他的名字印象深刻。

過去曾擔任禮儀師工作的傅星翰,為了追逐心中想要畫圖的渴望與夢想,毅然辭去人人稱羨的高薪工作,在西門町租了個約莫四根柱子大小的攤位,開始幫客人畫圖。從未接受過專業美術訓練的傅只是很想喜歡畫圖,很想畫圖,只要客人叫他畫什麼就畫什麼。

由於小小四根柱子的攤位每月租金高達四萬五千元,在撐了一年多之後,傅星翰身上的積蓄即將用磬,因而決定參加新北市舉辦的萬聖節變裝活動,還特別情商朋友坐在自己的肩膀,費盡心思地變身為當時最流行的「哥吉拉」,希望能一舉拿下第一名10萬元獎金,以解決經濟困境。那隻「哥吉拉」成了當年場比賽中最吸睛的造型,雖未能得名,只拿到參加獎,卻意外獲得新聞媒體報導。

「我是被Jimmy(子靖)撿回來的」傅星翰說,由於未能得到變裝大賽的獎金,身上的積蓄已所剩無幾,房東又要將店租漲至六萬五,可以說是快要走投無路。

鄭子靖說,當時有幾個朋友不約而同地向他推薦了傅星翰,又聽說他是新聞裡的那隻「哥吉拉」,因而決定到西門町去找他。鄭子靖在聽完傅星翰的遭遇後,當下不假思索地要傅立即退租,到藝青會工作。

星翰表示,剛加入藝青會時,也感到相當徬徨無助,只是執著地堅持自己的理想,持續地創作,雖然才入行短短一年八個月的時間,他已經拿到台北市文化局的觀光藝術獎項,也協助大安區五個里做街頭創作,近來更受邀到國際參展。

「只要持續努力地專注做,就一定會被看見。」傅星翰以此勉勵自己,也鼓勵所有追逐夢想的年輕人。

傅星翰用噴漆罐所做孔龍裝置藝術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